加班干活

for u

【毕侃】恋爱记录册

故事我编的 毕侃是真的

http://t.cn/EtKx97T
点↑观看毕侃恋爱实录
啊打不开。看评论吧

【毕侃】滑雪场今天也没有姓名

舞了个短小的红豆
我对不起滑雪场
但是小淳永远是我的sweetheart❤️

点击看滑雪场吃狗粮前奏

【毕侃】“希侃,要出门去看雪吗?”(上)

随手打的
文笔差的
故事编的
爱情真的

三月份了,练习生们纷纷准备脱掉厚外套准备着轻薄的衣衫。最近两天却突然降温,大家认命地把羽绒服从衣服的最底层翻出来裹在身上扮粽子。



17号这天破天荒地下起了雪,吃过午饭那阵雪下得那阵仗活脱脱要雪掩廊坊。

傍晚练习生们下午计划着早早结束练习,摩拳擦掌想要
在白色新天地里大展身手。

看着公司几个弟弟在雪里蹦跶的身影,在东北土生土长,见过的雪可能比弟弟们吃过的饭还多的毕雯珺只感觉索然无味。雪这东西有什么好稀罕的, 液态水在下降过程中凝结成固态水罢了。


   
毕雯珺拿着前几日翻羽绒服出来穿时在箱底找到的私藏已久的自热火锅敲开了麦锐的门,想和李希侃在寒冷的雪天里一起分享这份美味。


   
固有的敲门频率换来的不是熟悉而急促的脚步声而是不轻不重的陌生步子。


   
余明君打开门并不惊讶来人是毕雯珺,刚想回头喊窗边的李希侃,毕雯珺一把从他身侧钻进房间里并示意他不要出声。


   
毕雯珺很少见到这样安静的李希侃,手臂松散地搭在窗沿,凝神注视着飘落的雪和地上活动的小人。


   
前不久还在吐槽弟弟们幼稚行为的东北王境泽张口就说:“希侃,要出门去看雪吗?”


   
李希侃听到雪字侃倏地回过头,看见来者是何人时眼睛里面细细碎碎像揉碎的阳光。毕雯珺不明白了,明明都是白炽灯光的反射,怎么李希侃的眼睛能这么好看。


   
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毕雯珺回过神来时那句“好啊”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


   
本想潦草穿一件套头卫衣裹上大外套就想溜出去的南方人被熟知雪中温度的北方人按回床上多加了一件厚厚的毛衣才被领出门。


   
虽然在南韩练习也不少见雪天,但是在南方家乡看到雪确实是屈指可数。


  
李希侃见到雪的兴奋程度远超过了毕雯珺的想象,这哪是脱缰的野马…活脱脱一江南小野驴。


   
刚刚还被乖乖按在怀里的李希侃撒开手脚跑向了茫茫大学,毕雯珺看着怀里空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等到李希侃和大家打完雪仗,鼻尖红红地捧着一个歪歪扭扭的雪球来到毕雯珺面前时。毕雯珺上一秒的困意烟消云散,只想把小狐狸按在怀里欺负一顿,鼻子红不够,还想看你眼睛红红的样子。


   
“老毕!给你的!!”


  
要不然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毕雯珺此刻觉得李希
侃说话时哈出的雾气都是粉红色的。


   
但是东北王境泽怎么会让人失望呢,他启了启唇:“你给个雪球给我干啥呀?”


   
小狐狸这就不开心了,眼神瞪着毕雯珺撒娇一样地抱怨:“你没看出来这是个爱心吗?!”


   
毕雯珺在李希侃要丢掉雪球前一刻眼疾手快 速度堪比他玩悠悠球的手速从李希侃手里捞过了所谓的“爱心雪球”。


   
“我就说这雪球怎么和其他雪球不一样,这么可爱呢!
嘿嘿……”


   
“懒得理你…”李希侃听了毕雯珺的傻笑,自己架不住也想笑,但是毕雯珺面前在生气的形象不能崩,于是李希侃转过身往宿舍走去。毕雯珺一个跨步冲上前去另一只手揽住了李希侃一道走向宿舍楼。


  
走进有暖气的宿舍楼直教人浑身骨头都放松下来,李希侃念叨着摄像头摄像头挣脱开了毕雯珺的手臂。一个人在前面蹦蹦跳跳,一个人在后面慢悠悠晃着,毕雯珺突然觉得时间就这样暂停也不错。


   
“我们这样算是……走到了白头吧”李希侃停在宿舍门口的镜子面前指着毕雯珺和自己头上尚未融化的雪花喃喃自语。


   
“算啊”毕雯珺突然凑近了李希侃的脸,仿佛预知李希侃下一句会说什么:“放心,我刚刚把摄像头遮住了。”


   
李希侃红着脸低下头,本来就巴掌大点的末日小v脸一红起来完全遮掩不了全部暴露在毕雯珺的眼皮底下。

   

余光瞟到了毕雯珺的手。


   
“你手怎么了?怎么这么红”


   
“刚刚拿雪球来着……室温太高给化了”


  
“太冷了就丢掉嘛!你是不是傻!”


   
“不行!这可是你给我的第一个爱心雪球!丢掉算啥呀!但是它现在也化掉了……”毕雯珺盯着自己湿漉漉的掌心低落说道。


   
就好像往平静的湖水里丢了一枚石子,再小也能荡起层层涟漪。毕雯珺这一番话更像是端着M416狂扫进李希侃的平静的心里,顺带还引爆了一颗手榴弹。


   
李希侃盯着毕雯珺低垂的眼睫毛,扑棱棱像蝴蝶扇动翅膀一样好看。


   
毕雯珺感觉到眼皮上覆上一层温热时动都不敢动。


  
前几天白色情人节自己拉着李希侃去了几次全时想向大家暗示他们的关系时,对方可是因为当天网上流言蜚语的攻击消极到今天。


   
平日里对自己的搂搂抱抱亲亲全盘害羞接受的小朋友已经躲着自己的亲密举动长达48小时了!


   
毕雯珺内心狂喜却因为要顾及自己的高冷人设没有当场原地旋转跳跃。


  
急不可耐地把手上的水蹭在羽绒服上,毕雯珺两手托住李希侃的脸颊,蜻蜓点水般的吻依次点过额头 眉毛 眼睛和鼻子。


  
刚从室外回来的李希侃小嘴唇冻得又干又白,毕雯珺心疼地用大拇指轻抚着李希侃的唇形,低头含住了小小的微凉唇瓣。



     
tbc.

【毕侃】哼!!(车!)

上次的坑拖了一个礼拜给补上了……
动力是 @翎羽墨希 生日快乐~
就当成给小朋友的生贺啦(别嫌弃orz)

石墨:
嘻嘻

微博:
mua

【毕侃】哼!!(车?)

我又乱开了
无证驾驶
别上升

李希侃又生气了。

表面上看上去好脾气的李希侃其实是个气包,这是个只有毕雯珺知道的秘密。

在大厂,李希侃的好脾气受到一致好评。吓鸡小弟、炮仗小鬼、暴力仙子李希侃都能和他们相处甚好。

偏偏到了毕雯珺这里,李希侃总是忽冷忽热。

最开始一起进D班的时候明明关系不错,慢热的毕雯珺都被李希侃同化成爱笑人群。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前一秒还笑嘻嘻的小狐狸下一秒就冷了脸。不对,好像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好奇宝宝毕雯珺脑瓜子疼了好久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今天早上李希侃又生气了,直爽东北人决定还是问清楚。

“李希侃你站住!”

小狐狸瘦削的背影顿了一下后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来,小小的眼睛忽闪着不敢和毕雯珺对视。

“你今儿咋啦?”

“没什么……”

“有事儿你就说呗”

“那我说了你别骂我”

“我干啥骂你呀”

“你先保证!”

“行呗我保证”

“就……你最近一直和木子洋一起玩……”

“因为我们一组啊”

“我还听见你喊他起床了”

“我什么时候喊他起床了??”

“昨天早上,我去你练习室找你的时候在门口听见了,你语气特别温柔……就像你喊我起床的时候一样。”

毕雯珺脑瓜子更疼了。

“这事儿不是这样的,那天黄书豪问我什么是温柔,然后我们就给他解释了。等等……你咋知道我是喊的木子洋,万一是别人呢?”

“我……我在拐角等了半小时之后你才和洋哥一起走出来……”

毕雯珺感觉脑瓜子快不存在了。

“李希侃我保证我就这么喊过你起床,真的只有……”

老天野,毕雯珺的脑瓜子美了啦。

李希侃堵住了毕雯珺继续解释的嘴。

初吻是什么味道呢?

是李希侃刚刚吃完的咖喱牛肉味。

两个人一吻定情,确定关系之后就开启了无节操发糖模式。

李希侃还是很会生气。比如毕雯珺又熬夜练歌练到嗓子痛,比如毕雯珺去全时没有帮他带可乐而是带了柠檬茶害得自己要拉着他重新去买一次,再比如毕雯珺和队友表面营业。每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哄到最后局面都会变得令人面红耳赤。

一直持续到今天——乐华七子第一场巡回见面会。

李希侃又生气了。

躺在毕雯珺的卧室拿着手机看完直播的李希侃还很开心地去刷微博准备收一波自家老毕的美图,结果点开几个大站的新图之后李希侃差点没有当场晕厥。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图上的毕雯珺身着纯白西装,白马王子不可亵渎的既视感,本来看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坏就坏在毕雯珺的衬衫内搭,是一件白色细网格衬衫。

李希侃盯着手机屏幕里的毕雯珺胸前若隐若现的两点咬着牙自言自语:“你咋不直接挂个蚊帐在身上呢!”

“挂蚊帐多费事呀,还不干净。”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演出结束我就赶回来了,你又没有吹头发就上床。”想着家里的小狐狸毕雯珺演出一结束安顿好家人还是匆匆赶了回来。

“要你给我吹,哼!”

“又生气啦?”

“哼”

“我还想着穿这身能不能诱惑到你呢~果然还是硬了啊。”毕雯珺一手抚上了李希侃的内裤。

“呃……你先把你这身演出服给我换了”

“你还记得两个多月之前吗?”

“两个多月之前?怎么了?”

“你决赛的那身衣服……”

“你终于觉得那件好看了是吗?我还留着呢!我去穿给你看!”

毕雯珺看着一蹦一跳的自家男友,决定等一会儿再告诉他后面的内容。

“老毕你看我这衣领拉到哪好呀?”李希侃摆弄拉链嘟囔道,白皙的手指拉着拉链在黑色衣服上来回晃动,毕雯珺被晃得失了神。

“你再往下拉一点你那九九归一的腹肌就要公之于众了。”

“是吗?”深知今晚已经逃不过的李希侃索性俯下身子靠近倚坐在床边的毕雯珺。

毕雯珺看着眼前的好光景不自觉做出吞咽的动作,李希侃舔了舔嘴唇,双手按在毕雯珺肩头把自己送上前去。

【丛华】形婚

灵感来了随手打的!就不放到毕侃tag了~

“你们麦锐怎么总有同性恋?!”杜华女士一个电话拨到了王丛的私人手机。

“不都是被你们乐华搞上的吗!”王丛气的想破口大骂碍于对方的身份又不得已地放柔语气。

是的,王丛和杜华秘密恋爱了。

“今天孟美岐来和我说要和你们公司那个谁……张紫宁是吧?说要和她搬出去住,还跟我保证不会耽误练习进度。”

“她们这么闹迟早要被媒体发现蛛丝马迹吧?”王丛摘下眼镜,拧了拧眉心。

真叫人头疼。

之前他们两家公司各自派练习生去参加某选秀节目的时候就有两个练习生看对了眼。乐华家那个说什么也不愿意和别人营业,麦锐家那个虽然不直说,但是对同公司的队友的身体接触也是有点介意的。

杜华和王丛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王丛怎么也没想到,能被这样的女人吸引,看她指挥方遒意气风发的样子,心里的一根弦好像被一只小爪子拨了一下。

“不如……我们让他们……”

“老婆你真聪明啊!”

“谁是你老婆!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杜女士在电话的另一头羞红了脸。

《惊!某娱乐公司当红小生竟与同公司流量练习生……!!》一份娱乐周刊被拍在杜华的桌子上。

“杜总,这是什么回事?”毕雯珺早起看到队友给他扔来这本杂志时脑袋里第一个蹦出了家里那只小狐狸,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您不是说只要我们藏得好,吸引的资源多,您就不给我们整绯闻吗?”

“小毕,你坐。”

打发走了助理。杜华把计划彻头彻尾和毕雯珺说了一番,毕雯珺的表情也从一开始隐忍的愤怒转化为欣喜。

走出办公室的毕雯珺忍不住给李希侃发了条消息:“公司让我和孟师姐对外公布,过一段时间你们公司会传出你和张紫宁的绯闻。只要熬过来,我们就可以自由一点啦!”

李希侃看着亮起的屏幕上满满的字,泛红的眼眶里渐渐有了焦距……心里诽谤着手段还是乐华的老板有手段。